波托韦洛

编辑:鉴定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1 04:45:21
编辑 锁定
波托韦洛(Portobelo)旧时称贝略港或者波多韦罗。是巴拿马科隆省的一个港口城市,位于巴拿马地峡的北部,加勒比海西南部。波托韦洛建立于1597年,从16至18世纪一直都是西班牙在美洲的殖民地新格拉纳达总督区的重要白银输出港,也是西班牙珍宝船队航线上的停泊港口之一。1739年11月21日,在“詹金斯的耳朵战争”中,爱德华·弗农率领的英国舰队袭击了该城使得该城的经济受到严重破坏,并且一直到巴拿马运河的建成之前都没有恢复。现在的波托韦洛虽然人口小于5000,但却是个优良的深水港。港口附近的城堡遗址已被宣布为世界遗产。
中文名称
波托韦洛
外文名称
Portobelo
所属地区
巴拿马科隆省
人    口
小于5000

目录

波托韦洛建城

编辑
1513年9月25日,瓦斯科·努涅斯·德·巴尔沃亚向西南越过达连地峡后,在高山顶上望见了一片汪洋,地理大发现史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后来新任都督佩德拉里亚斯·达维拉(Pedrarias Davila)对他很是顾忌,竟于1519年将其处死。然后佩德拉里亚斯追随对手的计划,把殖民点迁到了地峡的南边,建立了巴拿马城。他的一位部下迭戈·德阿尔比特斯(Diego de Albites)受命到北方海岸探险,于1519年重建了被遗弃的诺姆布雷·德迪奥斯。佩德拉里亚斯下令疏通连接南北两地的山道,据说他们抓获了4000名印第安人来建造这条通路,一路开山架桥,铺设河石。虽说长仅60余英里,宽不过3英尺,却不知沾染了多少印第安人的血汗。1519年8月,佩德拉里亚斯从诺姆布雷·德迪奥斯出发,检阅这条山路,一直到达了巴拿马城。
不久,庞大的印加帝国被皮萨罗等人征服,地峡变得格外重要起来。从秘鲁掠夺来的大量金银财物在巴拿马城卸货,沿着地峡的山路运往诺姆布雷·德迪奥斯,又在那里等待装船运往西班牙国内。很快诺姆布雷·德迪奥斯就被指定为殖民地内特许通商的几个港口之一,变得非常繁荣起来。同样,很快也引来了一些不速之客。1572年7月29日和1573年4月1日,著名的英国海盗弗朗西斯·德雷克两次劫掠了迪奥斯港,成功地击败了防御者,抢走了价值数十万金币的财宝。显然,由于地理条件的限制,迪奥斯港并不是一个便于防守的地方。当西班牙人意识到这一点后,贝略港就要登上历史的舞台了。
1586年,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派人到加勒比海对各个港口进行考察。考察者注意到了贝略港所具有的优越港口条件和可供防御的地形,极力向国王推荐这个地方,于是菲利普二世下令在此建立起运港。1597年3月20日,在新西班牙(墨西哥)官员弗朗西斯科·德瓦尔维德-梅尔卡多(Francisco de Valverde y Mercado)的主持下,城镇正式建立起来,命名为圣菲利普·德波多韦罗(San Felipe de Puertovelo)。迪奥斯港的居民全都搬了过来——就在两年前,它被德雷克一把火烧掉了。而它于1537年被授予的城市地位和盾形徽章也一并移交过来,徽章是由城堡和船体组成的,边上题以铭文“Tierra Firme, Breñas de oro”。

波托韦洛地形

编辑
贝略港整个港湾呈半月形——准确地说像一个深陷入的口袋,东西长约3公里,南北宽1.5—1.8公里。入口处水深约100英尺,靠近城镇处也有45英尺,非常适合船舶停靠。整个港湾能够同时容纳300艘西班牙大帆船和1000艘其他小型船只,或者2000艘中小型快速帆船。这些帆船一点都不担心它们的安全,因为港湾四周的地理位置非常有利于防守,西班牙人就着天然的地形构造了一系列堡垒。其中最早建立的是扼守入口的南北两处碉堡,始建于1600年。南边的叫做圣地亚哥堡(Fortaleza de Santiago),安放有5尊大炮。北边的圣菲利普堡(El Castillo de San Felipe de Todo Fierro,又叫铁堡)则是最大最坚固的一座堡垒,拥有35尊重加农炮。它就着原有的山势,用从港湾内挖掘上来的珊瑚礁石筑成,城墙主体厚度竟有3米左右。垒砌这些石料时,特意使用了含有一种红粘土的混合石灰,干透之后就变得和石料一样坚硬。即使在潮湿的雨季,这些石料依然干燥和坚固。威力巨大的加农炮弹轰来,不过在墙面上留下一个凹印而已。
显然,入口的防御工事具有强大的威慑力,任何敌对船只想突入港内都将异常困难。随后(1604年)在离城镇不远的西南郊区建立了格罗里亚堡(Santiago de la Gloria),以便就近保护密集的居民区和市集。1667年又在更近的东北城区外修建了突出于海岸的圣格诺尼莫堡(San Geronimo),这是一个加强的重要碉堡。此外还陆续修建了许多小型要塞,如San Cristobal(1683年)、Buevaventura(1731年)、San Fernando (1753年)、Casa Fuerte(1753年)、Santiago(1753年)和La Trichera(1780年)。每个地方都驻有一定数量的守备队——一开始驻军并不多,圣地亚哥堡是30人,圣菲利普堡是50人。在每年的大市集期间,守备队总数在300人左右。实际上贝略港还有外线防御力量,比如早在1595年就在恰格雷斯河口修建了圣洛伦索堡(Castillo de San Lorenzo),这个地方位于它西南30多英里的海岸上,隔今运河北端的科隆城不远,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防守阵地。总的来说防御力量异常强大,可以说是固若金汤。可惜再坚固的堡垒也有被攻破的时候,历史上此类事情一再上演,正如后文所要叙述一般。
城镇居民区大半集中在半月形港湾的中心地带,被一条小溪分成两部分,每块区域的四方都长约500步左右。众多的建筑物被交叉的街道隔开,除了民房外,还有一座大教堂(La Merced教堂,1630年建造)、一个圣女【和谐】修道院、一所医院,当然还有市政院(El Cabildo)和防卫森严的王家宝库。大部分民房都是建在石质地基上的木制房屋,石制结构的很少。也有少量二层楼高、多扇窗户和砖瓦屋顶的漂亮房子,给城镇增添了美观。整个城镇由四部分组成:富有市民集中在梅塞德斯(Merceds)区,特里亚纳(Triana)则是贫民区(西班牙穷人区,王家奴隶也居住在这里),几内亚区(Guinea)住着一些自由身份的黑人。而原本是这片土地主人的印第安人却只能住在“窝棚区”,全部是茅屋和草棚。城区之外则被丛林包围。

波托韦洛集市

编辑
由于地处热带雨林,贝略港的气候相当恶劣,炎热而潮湿,直到今天还对居民造成普遍的疾病威胁。雨季占了全年2/3的时间,几乎每天都在下雨。只有1—4月才是干季,气候干爽。一般就在这期间,从西班牙来的大帆船队到达贝略港,从而引发每年一度的著名大集市。这种护航船队全部由西班牙大帆船(Galleon)组成,船上除了移民、传教士、冒险家和王家官员外,还装载有大量供应殖民地的食用品(小麦、酒类、橄榄油等)、日用品(衣物、鞋帽、用具等),以及武器火药、机械、建材等等。他们一般在8月启航,经过约三个月的时间到达新格拉纳达的卡塔赫纳,在那里进行一次装卸,呆上约一个月的时间。等到大陆另一边的秘鲁总督得知消息后,此前已从太平洋沿岸各港聚集了各种金银宝货的秘鲁舰队就从卡亚俄驶向巴拿马城。与此同时,装有新格拉纳达特产的大帆船队就启航开往贝略港了。
大帆船队一到达,大市集就开始了,时间持续30至60天,参加人数达4000之众,每次的交易总额达一千万比索以上。商人们在广场上摆摊出售货物,官员们则对价格加以审核批准。五花八门的商品成堆成堆地摆放在那里,甚至大块大块的金锭和银锭也随意可见。来自利马、阿卡普尔科和韦拉克鲁斯的购买者在此展开采购,或者在码头接收商船运交他们的货物。与此同时,长列的骡运队——有时一支商队就有200匹之多,从巴拿马城蜿蜒进入贝略港。这些骡子驼着由秘鲁舰队运到巴拿马城的货物,如成箱的金银、宝石、可可、骆马毛绒、金鸡纳皮等。有的在码头上发货,准备装船运往西班牙,有的就在广场里发货出售。整个城镇一派繁荣景象。
在集市高潮期间,街道上挤满了商人和伙计、水手和骡夫、商会职员、王家官员,除了正当市民的男男女女外,大量的乞丐、骗子和妓女也都涌现出来。城堡中的军人手中也有了闲钱,自然不肯放过这难的的机会,轮岗休息时都上街来逛逛。旅店、酒馆、赌博、斗鸡等行业盛极一时,不少人白手起家,转眼成为大富。由于住房太贵,商场周围搭满了用船帆缝成的帐篷。一些本地人就此发了大财,日常的睡觉、吃饭、喝水、洗澡被抬到了极高的价格,尽管这样还是供不应求,那些商人、骡夫、水手不得不照价给钱。赚的钱多了还没地方放——那里没有银行,于是就在自家后院的墙上挖个洞藏在里面,或者收在某个极为隐蔽的角落里。时间一长自己忘了的情况那也是有的,据说还偶尔能从老房子里掏出一些金银古币来。
不过当市集结束,货物都装船运往西班牙后,这一切就突然停止,贝略港又变得和平常一样死寂。雨季即将来临,集市的人流往往带来疾疫横行,很多人因此死去。这样的情况年复一年,维持了一个多世纪,直到1739年为止。港口的繁荣遭到了加勒比海海盗的破坏,他们在此进行肆无忌惮的攻击,尤其是得到了政府变相支持的英国私掠者们。实际上海盗袭击贯穿了贝略港的整个历史,改变了它的发展进程,构成了它历史上具有厚重色彩的一页。

波托韦洛海盗

编辑
1602年,贝略港建城不过5年,扼守港湾入口的两座碉堡刚完工没多久,就经受了严峻的考验。英国海盗威廉·帕克(William Parker)垂涎这里的财富,精心策划了一次成功的偷袭与抢劫。2月7日凌晨,他率领378名手下和两艘大船(每艘又另带有一艘中型船只和一艘小船)来到贝略港外。帕克下令大船隐蔽,自己带着150人——其中有几个抓来的西班牙人,全部乘坐小船朝港口内驶去。很快就被圣菲利普堡的岗哨发现,喝令停下。帕克不慌不忙,他可是有备而来。海盗们用枪对着船上的西班牙人,逼迫他们用西班牙语回答,说是从卡塔赫纳来的商船。在朦胧的夜色中,昏昏欲睡的守卫挥手放行。海盗众在特里亚纳郊区停靠上岸,一路冲进城去,到处放火。趁着圣菲利普堡的守卫们惊惶失措的当儿,留守在港外的另外两个头目福加尔斯(Fugars)和劳里曼(Lawriman)也带着120人乘坐小船冲了进来。贝略港的地方长官佩得罗·梅伦德斯(Pedro Melendez)组织了武装进行战斗,但他立即受伤,只好撤退到防守重点王家宝库。在激烈的围攻下,梅伦德斯身上12处挂彩,最后西班牙人只好投降。帕克在宝库里拿到了10000个金杜卡特(ducat)——他来晚了一、二天,已经有120000个金币装船运走了。由于担心来自巴拿马城的西班牙援军,第二天他们撤退出港。扼守港湾入口的两座碉堡朝海盗船猛轰,一共发射了28发炮弹,居然没有一发命中。倒是在出港之后,帕克的手肘被一发枪子击穿。
帕克倒还算得上是一位“心地仁慈”的海盗,他敬佩梅伦德斯的英勇抵抗精神,不但没有杀害他,而且还叫医生来进行救治。获得财物后,海盗们也就停止了烧杀。下一此贝略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1668的6月,以残暴闻名的英国海盗亨利·摩根(Henry Morgan)又劫掠了这里,采取的是从陆地进攻的方法。他率领9艘帆船和460名部下从牙买加的海盗总部出发,来到贝略港西面10多英里的地方。在某个夜晚,他带着部分人马和几个曾在贝略港坐过牢的向导上岸,很快抵达了西南的格罗里亚堡。摩根下令将其包围,喊话劝降,守军用枪声作为回答,并以此警告城镇和其他碉堡。摩根大怒,很快将其攻下,连守军在内一起炸掉。于是大批海盗冲进市区,按照事先的计划兵分几路:一路攻向王家宝库和其他仓库货栈,抢夺财物;一路占领教堂和修道院,俘虏了所有的神父和修女;其余的就全力攻击另外三座碉堡。城内乱作一团,居民们从梦中惊醒,多数被海盗们活捉赶到街上,有些机灵的就逃往城外的丛林,有的带着财物躲进碉堡。地方长官也退入圣格诺尼莫堡指挥防卫。
海盗亨利·摩根 海盗亨利·摩根
前面说过,圣格诺尼莫堡是一个加强的重要碉堡,易守难攻。摩根调来神枪手和大炮一起上阵,一时也奈何它不得。碉堡上有50多名守军不停地朝下射击,其他的人就用大石头狠狠地砸。激烈的战斗一直延续到中午,摩根这边已经损失了不少人马。正在这当口,另一边的圣地牙哥堡被攻陷了,剩下的海盗赶过来增援。摩根又想出了一条毒计,下令把全部神父和修女赶来,在碉堡墙上架起云梯,强迫他们往上冲,让西班牙人自相残杀。可怜那些平时奉道信善的修士修女们,此时上也是死,不上也是死。爬在上头的对守军哭喊到:“上帝啊,你们别打了,投降吧!别朝我开枪,我还不想死呢,555……”(瞎编的,大家别当真……)海盗们乘机猛攻碉堡大门,渐渐占据了上风。就这样,圣格诺尼莫堡终于被攻陷,地方长官死于乱枪之下。他的妻子和女儿向摩根乞求饶命,也被冷酷地拒绝。傍晚,摩根下令把俘获的男子集中关押在一起,女人被锁在大教堂里。那些受伤西班牙人也被堆在一起,任其死去。海盗们纵酒作乐,欢庆胜利。第二天,他们就开始在城镇里搜寻金银财宝,居民被一个个拷问,逼迫说出自己钱财的下落。老老实实交待的,倒也被放了一条生路;也有守财如命的,做了刀下之鬼;最可怜的是那些穷人,交不出钱来,被活活拷打至死。
巴拿马总督听说有这等事,马上派了一支大部队到贝略港去。摩根则率领100名海盗埋伏在山路两边一个险峻的地点,等西班牙军队走近,一声令下,枪炮齐发。西班牙人大败亏输,狼狈逃回。巴拿马总督大吃一惊,心里发毛,就此不敢派兵再来。摩根带着得胜之军返回,加紧搜刮钱财。他们在这里一直待了约两个星期,烧杀抢掠,无所不为。又把城镇四周的防御工事破坏掉(圣菲利普堡除外,它离城较远,海盗攻不进去,守军也不敢出来),炮台上的大炮也全被捣毁。最后把所能搜刮到的全部金银财宝装上船,补充了粮食和淡水,洋洋得意地开船离去,丢下了一座残破的空城。据说他们一共抢走了价值215000比索的银币、银锭、黄金和宝石,还有大量的布匹、丝绸和香料,总价值在260000比索左右。

波托韦洛毁灭

编辑
贝略港遭此浩劫,元气大伤,也促使西班牙人加强了防御措施,包括修建更多的防御工事,增加更多的驻军和大炮,加强了海上舰队巡航。可这样也抵挡不住海盗们的野心,1679年,包括威廉·丹皮尔4和莱昂内尔·瓦弗(Lionel Wafer)在内的一群英国海盗,又劫掠了贝略港和地峡山路,只是所获甚微(几千比索而已)。过了几十年不怎么安生的日子后,贝略港遭到了最后一次致命的攻击。这次倒象是英、西两国之间的一场正式战争——英国人的借口是巴拿马总督扣留了“英格兰南海公司”的人员和物资,而西班牙人根据独占新大陆的合法地位拒绝归还,所以英国人派舰队到加勒比海进行报复。舰队司令是海军中将爱德华·弗农,他凭借强大的火力,采取了正面进攻的方式,而且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1739年11月5日,弗农的舰队从牙买加出发,一共是6艘战舰、370门大炮、2735名海员和士兵,6艘船分别是布尔福德号(旗舰)、汉普顿郡号(副旗舰)、路易莎公主号、斯特拉特福德号、伍斯特号和诺威治号。11月20日晚,舰队在贝略港10几英里开外的海岸停泊过夜。次日破晓,弗农在旗舰的主桅上升起一面猩红的旗帜,带领舰队摆开战斗阵列,杀气腾腾地朝贝略港闯来。西班牙人做梦都没有想到英国船敢从海上正面进攻,一时手脚慌乱。此时圣菲利普堡内约有300名守卫和100尊大炮,一起朝驶入港湾航道的敌舰射击。不久海风停息,英国舰队停在航道上,朝岸上展开猛烈炮轰。在大约25分钟内,汉普顿郡号发射了400颗以上的炮弹,诺威治号、伍斯特号紧跟在布尔福德号后面进行炮击。英国舰队的炮火如此猛烈,以至于西班牙守军无法发起有效的回击。
弗农下令海军陆战队乘坐小艇登陆,夺取圣菲利普堡下方排有22门大炮的海岸炮台。此时旗舰布尔福德号距圣菲利普堡最近,弗农不顾守军的攻击,下令全力压制海岸炮台火力,以支援先头登陆部队。陆战队员们以惊人的勇气爬上岸去,一举拿下了炮台,放倒西班牙旗帜,树起了英国国旗。西班牙人军心大乱,一些守军眼见不对头,就此溜号,还有人自做主张,从碉堡上丢下一面白旗来。此时英国舰队阵列中排在最后的斯特拉特福德号才刚进入航道加入炮击,而主要战斗就要结束了。圣菲利普堡要塞司令率领5名军官和35名士兵躲在障碍物后面负隅顽抗,被英军的几发炮弹报销。就这样,在2个小时的激烈战斗之后,弗农拿下了这座著名的铁堡。
在接近城镇外的水面上,英国舰队也遭到了格罗里亚堡和圣格诺尼莫堡的抵抗。但这两个碉堡的火力和坚固程度本就不如圣菲利普堡。汉普顿郡号底层排炮的一次齐射,有一发炮弹正好击中格罗里亚堡顶上的旗杆,旗子飘然落下。还有几发从它上空穿过,落到城镇里,又正好击中地方长官的官邸。渐渐夜幕降临,双方脱离火力范围,暂时偃旗息鼓。第二天(1739年11月22日)早晨,港湾内依然风平浪静,英国船只无法快速移动。弗农坚决命令士兵们乘坐小艇登陆,准备拼死作战,不过很快就发现这种决心变得多余了——格罗里亚堡上竖起了白旗,西班牙人决定投降了。
一艘西班牙小船划近布尔福德号,上面有贝略港的地方长官弗朗西斯科·马丁内斯·德雷特斯(Francisco Martinez de Retez)和海岸警备司令弗朗西斯科·德阿波洛亚(Francisco de Aboroa)签署的投降书。于是英军上岸受降,着手接收城镇和防御工事。弗农允诺保障西班牙人的生命安全,并为死难者举行了葬礼。他们没有劫掠城镇,也没有拷打折磨居民——毕竟这是正规军队,而非一般海盗之流。他们只是拿了约10000个比索,作为军队的“辛苦费”。然后开始破坏防御工事,把那些完好的重炮搬到自己船上,剩下的也一概摧毁。前面说过,圣菲利普堡因异常坚固而被称为铁堡,英军为了拆毁它,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据弗农自己讲,他们进行连续爆破,一共花了18天的时间,最终才把它完全摧毁,不得不令人惊叹。
如此坚固的堡垒都被打败,西班牙人不由得万分沮丧,再也没有心思去重建,贝略港从此没能恢复过来。西班牙政府不得不在一段时期内停用了地峡道路,秘鲁舰队改道绕过美洲南端的合恩角回到国内,虽然费时费力,但安全系数高,毕竟一般海盗不敢去惹大型西班牙船队。贝略港则日渐衰落,繁华不再。后来拉丁美洲民族大觉醒,诸国纷纷独立。待到19世纪巴拿马国内铁路建成和运河开挖,贝略港更成为一个被遗忘的角落,到21世纪初人口也只有5000人左右。1980年的时候,港湾内的古建筑和战场遗址突遭自然损毁,听说已经申请了人类文化遗产保护。也有不少游人前去访古,更有人带着金属探测器到处搜寻,期望能从地下或某个旮旯里找到以前这里曾大量有过的金银古币,当然如果是金锭银锭那就更好了。
如今的贝略港只是一个僻静的小镇,虽然不时有人来此访古踏青,却再也没有喧嚣尘上的繁闹。海面上也不时能够见到船舶的身影,却再也没有庞大的舰队来此停泊。一切仿佛只是过眼云烟,令人回味与感触,只有遗迹上的那些断垣残壁,斜风细雨中静静无语,似乎在默默诉说着昔日的光辉岁月[1]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波多韦罗(贝略港)的光辉岁月
词条标签:
行政区划 自然地理 外国行政区划 国外行政区划